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❷⁃著名小说• >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蒋方舟新书首度杂文结集 正版包邮畅销书籍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蒋方舟新书首度杂文结集 正版包邮畅销书籍

商品货号:ECS002337
商品点击数:353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市场价格:¥14元
本店售价:¥12元
注册用户:¥12元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商品标签

 基本信息

商品名称: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开本: 32开
作者: 蒋方舟 页数: 274
定价: 32 出版时间: 2013-10-01
ISBN号: 9787549543519 印刷时间: 2013-10-01
出版社: 广西师大 版次: 1
商品类型: 图书 印次: 1
内容提要:
蒋方舟二十岁后,首度杂文结集。
     反思成长道路上的得与失,描画身旁被绑架的一
代群像,重寻写作的意义。
     2008年秋天,作者进入清华大学就读,2012年毕
业,受聘为《新周刊》杂志副主编。回首过往五年,
课业之外,作者亦经常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及多种社
会活动,生活不可谓不丰富不精彩。然而在忙碌与喧
腾背后,作者却渐感迷失与困惑:参与的讨论越多,
离真相仿佛越远;战斗檄文式的文章越写越多,却越
来越不喜欢自己剑拔弩张的嘴脸。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由作者过去五年发表
的各类文章精选而成。在书中,作者选择暂时回避各
种大而化之的议论,退而反思自己的写作与成长历程
,观察被时代绑架的一代年轻人——他们的童年早早
消逝,青春期过早觉醒,他们过早地发现了成人世界
的虚伪,更过早地被抛入一个充满竞争与争斗的世界
——试着描摹群像,剖析标本。同时,在十七年的写
作之后,重寻写作的意义,思考作家与时代的关系,
袒露内心的文学地图。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特别收录获得“人民
文学奖”的长文《审判童年》。在四万余字的篇幅中
,作者博采众议,纵横捭阖,重新审视与阐发涉及童
年的若干命题,将戏谑的口吻与犀利的质问、游戏的
精神与坦诚的剖析熔于一炉,读之或忍俊不禁,或瞠
目结舌,令人耳目一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谈论的内容不再是当
下,而更多的是拼凑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传递对风
雨欲来的预测与恐惧;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我也开始用宏大的词汇说话,而不只关心文学及与之
相关的;俗世的乐趣,不再是常态,而是暂时逃避的
去处。
     而我越来越清楚地知道,真相是复杂而多面的。
    因此,当我写下“中国”、“社会”、“时代”、“
人民”之类的词时,变得越来越心虚。
     我暂时放弃了对中国的总结,而去观察个体,见
微知著。我们每往前活一天,就进一步被遗留在“历
史”的坟茔里,总有一日,都成标本。做标本的制作
者也是很有意思的,虽然这没有浮夸的语言和意识形
态的争论来得吸引人,可不讨巧的笨功夫,也得有人
来下。
    蒋方舟二十岁后,首度杂文结集。
    反思成长道路上的得与失,描画身旁被绑架的一代群像,重寻写作的意义。
    2008年秋天,作者进入清华大学就读,2012年毕业,受聘为《新周刊》杂志副主编。回首过往五年,课业之外,作者亦经常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及多种社会活动,生活不可谓不丰富不精彩。然而在忙碌与喧腾背后,作者却渐感迷失与困惑:参与的讨论越多,离真相仿佛越远;战斗檄文式的文章越写越多,却越来越不喜欢自己剑拔弩张的嘴脸。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本书由作者过去五年发表的各类文章精选而成。在书中,作者选择暂时回避各种大而化之的议论,退而反思自己的写作与成长历程,观察被时代绑架的一代年轻人——他们的童年早早消逝,青春期过早觉醒,他们过早地发现了成人世界的虚伪,更过早地被抛入一个充满竞争与争斗的世界——试着描摹群像,剖析标本。同时,在十七年的写作之后,重寻写作的意义,思考作家与时代的关系,袒露内心的文学地图。
    本书特别收录获得“人民文学奖”的长文《审判童年》。在四万余字的篇幅中,作者博采众议,纵横捭阖,重新审视与阐发涉及童年的若干命题,将戏谑的口吻与犀利的质问、游戏的精神与坦诚的剖析熔于一炉,读之或忍俊不禁,或瞠目结舌,令人耳目一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谈论的内容不再是当下,而更多的是拼凑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传递对风雨欲来的预测与恐惧;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开始用宏大的词汇说话,而不只关心文学及与之相关的;俗世的乐趣,不再是常态,而是暂时逃避的去处。
    而我越来越清楚地知道,真相是复杂而多面的。因此,当我写下“中国”、“社会”、“时代”、“人民”之类的词时,变得越来越心虚。
    我暂时放弃了对中国的总结,而去观察个体,见微知著。我们每往前活一天,就进一步被遗留在“历史”的坟茔里,总有一日,都成标本。做标本的制作者也是很有意思的,虽然这没有浮夸的语言和意识形态的争论来得吸引人,可不讨巧的笨功夫,也得有人来下。
    ——蒋方舟
精 彩 页:
代序 故人无少年
五年前的冬天,我坐火车来北京,在清华最老的建筑“清华学堂”里接受自主招生的面试。面试从早上持续到中午。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正午仍冷,呼出的白气依稀可见,我却从内往外冒着燥热之气,燥热是因为觉得自己面试得并不好。
    高三的我,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洗脑成了一个贫乏而绝望的考试机器,少年成名的骄傲已经全部消失褪去,我残存的全部的内心世界,就是放在课桌左上角不锈钢杯子上贴的励志话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往校门外走,每走一步心就往下顿一顿、沉一沉,心想: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来不了北京怎么办?完全丧失了写作和思维能力怎么办?校园很大,路长得没有头。
    半年之后,我收到录取通知书,在小城市的大酒店摆了酒席,和几十桌我不熟识、以后也许不会再见的人碰杯,听了很多“光宗耀祖”、“前途无量”之类的话。
    不久之后,我收到《新周刊》杂志从广州寄来的聘书,聘我为特约记者,之后又成为主笔。我一到茫茫的北京,就有了个投奔的去处。
    这一次,我踌躇满志又稳稳当当的。我爸说:“有几个年轻人能有你这样的机遇,要珍惜。”
整理自己来北京的几年,整理自己的光阴和作为,才觉得惶恐:不仅没有显示出任何“前途无量”的征兆来,应付琐碎人事的时间多,耐得住寂寞的时间少,甚至愧对“珍惜”两个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谈论的内容不再是当下,而更多的是拼凑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传递对风雨欲来的预测与恐惧;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开始用宏大的词汇说话,而不再只关心文学及与之相关的;俗世的乐趣,不再是常态,而是暂时逃避的去处。
    而现在,写作对我来说越来越困难了。
    自己的文章还是以批判为主。批判的对象,则是微博上那个水深火热的社会,新闻里耸人听闻的中国,口口相传的那个恐怖的怪兽。缺乏社会和生活经验,让我只能去想象自己的敌人。
    作为批判者的写作者,我陷入了鲁迅那种尴尬的英勇的姿势之中,一方面肩住了黑暗的闸门,另一方面,攻击的对象却缥缈虚妄,自己陷入鬼打墙一样的“无物之阵”。
    而我越来越清楚地知道,真相是复杂而多面的。因此,当我写下“中国”、“社会”、“时代”、“人民”之类的词时,变得越来越心虚。
    我暂时放弃了对中国的总结,而去观察个体,见微知著。我们每往前活一天,就进一步被遗留在“历史”的坟茔里,总有一日,都成标本。做标本的制作者也是很有意思的,虽然这没有浮夸的语言和意识形态的争论来得吸引人 我为什么不敢“留点余地”
有这么一个残忍的故事。
     日本有个长跑选手叫做圆谷幸吉,他童年和少年
时就跑遍了自己家乡所有的道路,1964年,当日本主
办奥运会的时候,圆谷幸吉被选作国家队的选手,参
加马拉松比赛。
     训练的日子里,他每天清晨喝一杯茶就出门跑步
。他跑遍了各种地形、各种天气、各种白天和黑夜。
    在他的脑海里,他排练了千万次加速、冲刺、夺冠的
过程,每次想想就令他更兴奋。
     比赛当天的早晨,他照例平静地喝了一杯茶出门
比赛,他像已经多次完美做过的那样冲出去。他的双
腿受过最严苛的训练,其他的选手非常难跟上这个人
形火车头的节奏,半程过后,他的胜利已经非常明显
。可是不知不觉地,一个叫阿比比·比基拉的人加快
了频率和步伐,在距离体育场三公里的地方超越了圆
谷,最后一百米的时候,圆谷幸吉看到另一个对手超
越了自己。他想加快速度,进行过严格编制设定的心
脏、肌肉、骨头却拒绝了额外的任务。
     圆谷幸吉只得了第三名,他向所有国民鞠躬道歉
,保证在下一次墨西哥城奥运会上雪耻。决赛后的第
二天,圆谷早晨喝了一杯茶,平静地做了准备活动,
穿上了跑鞋,再次出发。他跑在无数次借用的场地上
,跑过一个个季节,仿佛不知疲倦。但是不知不觉地
,他跑的距离越来越短,他越来越面无表情,每一天
都在盗窃他的力量,每一步都在加重他灵魂的负担。
     终于有一天早上,圆谷幸吉没有从他家出来,第
二天没有,之后也没有。整个街区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这个变化。后来,圆谷幸吉的家被人撬开,他的运动
服仔细地叠好放在地上,我们的长跑运动员倒在自己
的马拉松鞋旁边。他用刮胡刀片切开了自己的颈动脉
,刀片还在手上,在他的桌子上,放着他的遗书:
“父亲、母亲大人:在这三天吃的山药很好吃
,柿饼、糯米糕也非常好吃。敏雄哥哥、嫂子:你们
的寿司很好吃。岩哥和嫂子:你们的紫苏饭和南蛮咸
菜好吃极了。喜久造哥哥、嫂子:你们带来的葡萄汁
和养命酒非常好喝,我还要感谢你们经常为我洗洗涮
涮……”
圆谷的确是那么美好而诚实,哀动人心。圆谷幸
吉的遗书却是我看过最真诚动人的,他记叙的全是对
父母哥嫂小恩小惠的感谢,一字一句全是缠绵,全是
对俗世絮絮叨叨的留恋。最后,他还是决绝地逼自己
做出挥别的手势,圆谷幸吉在遗书里写道:
“我累了,再也跑不动了。”
这是个悲剧故事,却也是个关于勇气的故事。我
喜欢它的收梢。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勇敢地朝内
心喊话——“我再也跑不动。”
不想再跑了,虽然路不长,不过是从摇篮到坟墓
这段短短的路程。除开道路本身,我们没有其他的目
的地,我们除了老在途中,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所
以,是走还是停,是快还是慢,是我们仅剩的能够决
定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最羡慕的都是这段路上的慢行者,
静止的人——无事此静坐,一日当两日。坐对一丛花
,眸子炯如虎。换言之,做一个自由的人,心不为形
役,形也不为心役,坐拥一整块无人的疆域。
     然而,我属于这一代人,在最惨厉的优胜劣汰的
社会系统中成长的一代。从幼儿园玩抢凳子的游戏开
始,我们就深吸一口气铆足了劲,随时准备推开旁边
的人,从小到大,我们只知道一件事:社会只分输家
赢家,而没有弃权家。
     这个社会已无旁观者,已无局外人,悠闲静坐的
人要么被消灭,要么站起身来做出起跑的姿态。这个
社会制定了新的游戏规则,更严格的游戏规则,不再
允许有人弃权,有人拒不起跑。
     也就是那时,我发现自己也步入了圆谷幸吉的跑
道,永远跑在自我训练的途中,永远跑在全是对手的
竞争里。
     于是,没有余地。
     为什么要留余地?或者,用更年轻的姿态来重述
这句话——凭什么要留余地?
因为啊因为,余地是生存之余仅剩的奢侈品。
     如果人生是圆谷幸吉的奥运赛场的话,余地就是
跑在前面的人与跑在后面的人之间的那段差距,且全
归前者享有,也许有几公里——这几公里的余地,让
前者可以东张西望看看人世苦乐和人的内心情调,可
以走神想想美术音乐政治这些不切实际的事,可以岔
路到旁边花园的小径去摘好些美丽无用的花;也许只
有几米——那也足够稍微喘息歇气,短暂补充漫长机
械运动带来的心灵饥饿。
     但是这余地却不取决于自己的计划和选择,而全
取决于这变动的距离。当后面的人像阿比比·比基拉
一样逐渐追赶上来,差距减小,前面的人的余地也就
越来越狭窄,直到被后面的人追上来,余地变为负数
,成为负债,心灵变成一块还不起房贷的住所。
     余地那么奢侈,那么奢侈,奢侈得让人争先恐后
地抢占。可是,它也那么无用,无用得让人争先恐后
地消灭。这个余地指的是你内心的闲置土地,一个白
日梦,一个明知走不通却仍要走的小径,一个青春专
属的低级错误,一段除了回忆什么也增加不了的轻狂
,一切不能被称为“资本”的东西,一切不能使你加
速而获胜的东西,这些都是内心的闲置土地——它们
变得无用,甚至是个负担,必须自行销毁,越早越好

     为什么?因为已容不下,那一块你偷偷攒下的土
地,地上曾插着的绣有你名字标识所有权的小旗子已
被拔掉,换上“违章建筑”的标识。转瞬之间,即被
强拆;再转瞬,已盖上其他选手的厂房。
     凭什么要留余地?这一代精明的年轻人已不会再
做这样的蠢事,你闲置的空地就是别人的建筑用地,
,可不讨巧的笨功夫,也得有人来下。
    我和一个同级的建筑系同学聊天——我们高中时候就认识,那时候交流人生理想、江山社稷什么的,也会彼此感动和自我感动,他们理科生把这叫做“有人文情怀”。
    前两天再和他聊天,被他一句话触动,他说:“这几年,我觉得世界上要改变的事情越来越多,可我越来越明白,自己能改变的只是一小件。”
他能做的,就是造好心目中的好房子,而不是花里胡哨投机取巧,或是和大部分同学一样考入体制内的设计院。
    匈牙利作家乔治?康拉德把这叫做“反政治的政治”:精英阶层为自己的权利和与之相伴的些许自由而奋斗,抛弃简鄙的宣传语言,尊重现在,而不是恐惧或梦想明天。
    我听到同学这样说,脑海中浮现出贾岛的句子:“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实际上,我从未离开过故国,只是因为自己在长大,坐标在变化,坐标中的中国,也就随之变化着。中国人擅长相忘,我和中国倒是一路相望,不曾相忘。你的余地就是别人的生存空间。世上哪有这么不划算
的买卖?
从前英国诗人史蒂文森有句诗说:“财富我不要
,希望、爱情、知己的朋友,我也不要,我所要的只
是上面的青天同脚下的道路。”现在的人恐怕不会尾
随,只会说:“那你不要的都给我吧。”
所以,我说自己不敢“留点余地”,这话恐怕也
可笑,因为哪里轮得到我决定?我刚刚看到了一篇报
道,讲的是北京CBD东扩,二十余处艺术园区在内的
各类旧有建筑,在未来三年内,会被一座“朝阳新城
”取代。艺术家们正在艰苦地呼吁,艰苦地维权,微
弱地呼唤:“留点余地!”
难道是真的再悲哀不过的宿命?所有的余地都会
变成跑道,参赛选手越来越多,无数个圆谷幸吉正在
进入赛道。
     这轮赛跑的确会有名次,有奖励,但是永远不会
有终点。这轮赛跑有领先的人,但是不会有获胜的人
。别忘了,所有的人都是圆谷幸吉,只不过是不同赛
程中的他。所谓“成功者”只是还未被超过的圆谷幸
吉,“精英”和“领袖”是赛完一场尚属优秀的圆谷
幸吉,失败者losers是不再有动力、也没有夺冠的希
望,却必须靠着惯性和压力不断向前摆动双腿的人。
     我不敢给自己留点余地,我甚至不敢小声再小声
地对自己说:“我累了,我不想再继续跑了。”
2010年2月
P17-21
作者简介:
姓名:蒋方舟

英文名称:Rachel

昵称:小七(爸妈叫的),主席(朋友开玩笑叫的)

生日:10月27日

身高:161CM(还在生长中)

体重:47公斤

星座:天蝎座

血型:A型

擅长的乐器:吉他

喜欢的运动:短跑,花样溜冰(只是喜欢看)

最喜欢的颜色:黑,白

喜欢的歌:《Tiny dancer》、《Beautiful disaster》。

最崇拜的人:丹麦导演拉斯·冯·特里尔

最大的愿望:有人对我说:“你别动,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目录:
代序 故人无少年

【被绑架的一代】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我为什么不敢“留点余地”
三十未立,二十而蹲
那些参选人大代表的大学生
中产阶级的孩子
天才的出走
被绑架的盗火者
长安青年
想象的祖国

【记录本身,即已是反抗】
作家真正的恐惧,是被“国家”所魇住
文学中的乡土中国
中国作家梦魇
我们的谎言是纯净的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孤单做伴
达尔文改变中国
纸上的街道
前卫的民国
@张爱玲
将军白先勇
木心:原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审判童年】
第一章 家里的鬼影幢幢
一 手足
二 祖父祖母
三 母亲
四 父亲
第二章 我活在一个我不可能成为好孩子的世界里,而我也比我想象的更坏
一 保姆
二 幼儿园

代后记 写什么
代序 故人无少年
【被绑架的一代】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我为什么不敢“留点余地”
三十未立,二十而蹲
那些参选人大代表的大学生
中产阶级的孩子
天才的出走
被绑架的盗火者
长安青年
想象的祖国
【记录本身,即已是反抗】
作家真正的恐惧,是被“国家”所魇住
文学中的乡土中国
中国作家梦魇
我们的谎言是纯净的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孤单做伴
达尔文改变中国
纸上的街道
前卫的民国
@张爱玲
将军白先勇
木心:原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审判童年】
第一章 家里的鬼影幢幢
一 手足
二 祖父祖母
三 母亲
四 父亲
第二章 我活在一个我不可能成为好孩子的世界里,而我也比我想象的更坏
一 保姆
二 幼儿园
代后记 写什么

相关文章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浏览历史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